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三章 你我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一夜无眠......

    司绾看着眼前沉沉睡去的男子,手抚摸着他的脸颊,睡相倒是个孩子样,可惜现实却不近人情。

    刚想穿起来穿衣服,身上的酸痛无时不在提醒着她昨晚经历了什么。

    她从少女变成了女人。这是她心头唯一的想法。

    强忍着痛,下了床,捡起被他扔掉的衣衫,迟缓的穿着。

    谁能无言,手臂上的守宫砂不见了,就被自己一时的兴起给作践没了,呵呵。

    那孩子的心上人可不是床上的他,跪在地上,手抚摸着脸颊,狠狠的抽了自己一巴掌!

    脸蛋上传来火辣辣的痛,却没有身体痛楚的一半,司绾你就是活该。

    这巴掌是要你长点记性,你的痛只是暂时的,那孩子那里我看你怎么交代。

    她本身不是这个世界的,她来自遥远的21世纪。

    她原名挽梦,出身贫寒,家中有个酒**亲。

    父亲每次喝完酒都往她的身上发火,身上总是青一块紫一块。邻居看到时常笑话她,认为她去偷东西被人发现了,打的。每每见到,都会唾弃。

    被邻居说三道四,她也懒得去解释,解释了又有谁会相信她,徒劳罢了。

    那天,父亲从村里弄来了一大坛子酒,让她去做个下酒菜。她给父亲做了一些小菜,就在一旁怔怔的看着。

    她有预感,今晚肯定又免不了一顿毒打。

    低头看着手拐那青紫的痕迹,挽梦眼中酸涩,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她也想过逃走,但每次都会被父亲捉到。迎接她打只会是更狠的毒打。

    索性她也学乖了,父亲叫她干嘛,她就干嘛。迎着父亲,说不定会打的轻一点。

    抱着这种幻想的她,咬牙度日。

    “过来!”怒吼声传来,这是她父亲的声音。看着父亲喝的醉醺醺的脸颊,挽梦手抖的厉害,吞吞吐吐的过了去。她知道今日父亲要开打了。

    皮带在身体上跳了舞,挽梦闭上了眼睛,打吧打吧,快点结束吧。

    血红色的印记留了一身,火辣辣的痛。疼的挽梦直冒豆大的汗珠。今日的父亲抽打着她的情绪更深一层,那皮带好像都没有停下的意思。嘴被她咬的流出了血,疼,真的很疼,仿佛刀割一般,她痛的没有喊出来,因为不敢。喊出来父亲只会打的更厉害。她很羡慕那些有父母亲宠爱的那种家庭,清清淡淡,真真切切的最好,但也是自己美好的愿望。

    眼皮子越来越沉,她恍惚间听到了父亲在咒骂她,害死了妈妈。

    妈妈?她没有见过,只是听邻居的琐碎,她妈妈生她的时候,难产,大出血死了。估摸着父亲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打她的吧。

    终于黑暗降临,挽梦结束了她的一身。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