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五章 心机与心计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

    宫梓烨颓败的伫立在殿门前,脑海里一遍遍播放着跟她的风花雪月。

    昨晚的温存只是那女人的一出好戏?昨晚的女人只是大哥做的阴谋?

    可她昨晚也很投入不是吗?

    世人都说女子心意难懂,他这回倒是信了。

    “刘痕,给本王更衣,本王自有打算。”

    有些东西,一旦扎根是舍弃不了的,既然没办法舍弃,那就牢牢抓在手里。

    出了殿门,宫梓烨装的有模有样的,在刘痕的搀扶下,来到了后庭花园之中。

    “咳咳咳。”宫梓烨惨白的脸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在场的奴婢们全都跪下来,恭迎。

    “臣弟拜见大哥。”说着便要行礼,“免了免了。”宫昶远有点心不在焉,怎么偏偏这种时候遇见他的二弟,实在是扫了今日的兴趣。

    司绾瞥了一眼来者,一脸震惊,那熟悉的脸庞,昨晚的男子怎么今儿个统统遇见了,万一他要是戳破那晚的事情,自己不就处于水火之中了吗?

    手中剥葡萄的动作戛然而止,美目紧锁着。

    刘痕扶着他缓慢来到桌前坐下。

    司绾轻撇了一眼,嘴角冷笑,这跟昨晚的男人真是判若两人,装的可真好啊。不过,这个冷笑转瞬即逝,她不能让对面的大殿下给发现了。

    宫梓烨直勾勾的盯着桌子旁边一角的葡萄皮,咳得声音更厉害了。

    宫昶远嫌恶的眼神更甚了,纵有美人在这,他也一刻都不想多待着,“二弟,我还有佳人相约,先告辞了。”

    匆匆忙忙离开了,走时对司绾温柔一笑。那微笑可比三月的桃花,美极了。

    宫梓烨在一旁,把这一切尽收眼底,指甲深深地扎进肉里面,他都没感觉到疼,只觉得他那大哥的笑容有点刺眼。

    “哟,二殿下体弱,怎么不好生歇歇,这到处乱跑,可有碍病情呢。”

    唇角的媚意更甚了,刘痕在一旁看呆了,这容貌可谓是倾城也不及为过。

    “多谢关心,本王身体怎么样,你不是深有体会吗。”

    一番话怼的司绾哑口无言,那精壮的身体在脑海里浮现,羞红了脸颊。她自然是知道的,昨晚他把她折磨的到现在腰还有那里都很痛,体力可怕的吓人,她可不想在经历一次了。

    “殿下说的是,小女突然想到也还有点事,就”

    “给我剥葡萄吃。”

    宫梓烨打断了司绾的话语。

    他知道她想说的是先告辞,但是他不允许,他还没有吃过葡萄呢?怎么能放她离开,这显然是不符合他的作风。

    刘痕惊呆了,脑门上清晰可见的黑线,原来不惜被戳破病秧子事实过来见这位姑娘就是想吃葡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