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八章 心意人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良人何处,尘埃落定,寻而不得。

    司绾起的很早,家父一早就弄来了出宫令牌跟马车。

    她想她的娘亲了,虽然说不是她的,但她对司绾的好,着实让她眷恋。

    回到家中,就见得娘亲迎接自己,想来是家父有所安排。

    “娘亲,我回来了。”脱出口的娘亲两字让司绾有点涩口,前世没感受到母爱,有点不习惯。

    大夫人满面笑容,眼睛里的爱让司绾有点心动,“绾绾,来,跟娘亲进屋说。”

    牵着司绾的手,挪着步子回房。

    那柔软的手传来的温度,让她不由得也握紧了,留恋这份亲情。

    待到屋中坐下,大夫人打量了司绾一遍又一遍,“可怜了我的女儿,生的那么美,那宫里的人竟然这么对待。”

    司绾想来大概是娘亲听闻了宫中那些事,嘴角扬了扬,“娘亲,无妨。我向来眼光高远,还看不上。娘亲,无需在这种小事上操心。”

    “我女儿真是懂事了。实得大局。”

    “娘亲教导的好。”

    大夫人捏了捏她的鼻尖,笑意更甚,“绾绾嘴巴是越来越甜了,讨得人欢喜。”

    “娘亲”伸出手环抱住她的娘亲,花香萦绕鼻尖,她浮躁的内心瞬间平静,有点贪恋的往怀里又缩了缩,她只觉得好温暖。

    女儿的小动作在大夫人眼里格外的疼爱,她的这个女儿怎么都好。

    过了好一会,司绾抬眸,捻去了平日里的妩媚,一股清净的眼光看着娘亲,“娘亲,女儿有一事想询问。”

    “绾绾,娘亲听着。”

    “胤轩哥,最近怎么不来了。”

    听到胤轩这两个字,大夫人眉头一皱,沉着声说“绾绾,男女有别,跟他不来往的好。”

    柳胤轩是大夫人的姑姑的儿子,她印象里,此男子对司绾极其的好。

    但是她的娘亲却不喜欢司绾跟此人有来往,她打心底认为,这个男子接近司绾就是想高攀她的女儿!

    “娘亲,那也是我的胤轩哥哥呀。”亲昵的挽着娘亲的胳膊摇晃着,似在撒娇。

    柳家世代以酒盛名,在领国有些极好的名气,据说领国皇上喝的美酒全都由柳家提供,得到了皇帝的青睐的柳家成了领国第一酒庄,这地位虽然比不上司家,但也不差。

    “绾绾,莫忘了娘亲的。娘亲也是为了你,他日你便会懂得娘亲的这份心。”见娘亲如此执着,司绾便不再提胤轩哥,不想因此误了娘亲的好心情。

    娘亲对柳家门第的敌意,她也猜不得,老一辈的人结下的恩怨,她不能过问,也不想过问。

    陪大夫人吃了顿午饭,便回了自己的住处。

    想来自己也无事可做,便拿出纸笔细细钻研,古人的字法。

    宣纸上歪歪扭扭的字迹真是辣眼睛,恼怒的揉成一团,随意丢在地上。

    “小姐”入薇其实想提醒她,可以洗漱去睡了。

    司绾摆摆手,示意她退下,她今儿个就不信了,这字写不好,她就不睡。

    夜晚悄悄的笼罩着大地,一缕缕晚风缓缓的吹进屋内,带着些许凉意,琉璃灯点燃,照亮了案台。

    眸子看着这一切,有些黯然,她如今不知道如何下手,也不知道自己的目标,一切都是未知数,那孩子也不见了。

    想到这里,司绾烦躁的抓抓头发,叹息了一声。

    换了条裙子,跳下窗台,她今晚得去寻药了。

    因为轻功的缘故,司绾很快的到达了记忆里的小庭院。

    古质的木门,随着推动,发出吱呀的声音,回荡在黑夜里,甚是恐怖,这院子没人住。阵阵阴风吹来,悉数洒落在司绾的身上。

    司...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