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大嫁(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如今正是九月,炎炎夏日已过,迎来让人舒适的秋风。

    今日的北萧关极为喜庆,不论是街道小巷,山川石旁,艳丽的红布从翼闼的殿内铺遍了整个北萧关,每家每户都挂上了红灯笼,今日的街巷不论是卖什么东西的小商铺,门上和车上都挂满了红布。

    家家张灯结彩,如此一场盛大的婚礼,非但没有让九宇内的姑娘们羡慕不已,反而是可怜这位美丽的新娘。

    是因为新郎长得丑陋吗?不,恰恰相反,这新郎曾是九宇三公子之一,被人尊称雪公子。

    雪公子是翼州尊主的第五子,从小以素雅,清冷之气被人记住,曾是所有姑娘心中梦寐以求的对象。

    可是后来,雪公子修习邪术,杀兄弑父,夺得翼州尊主之位,救出杀害忠义之士的沈安,并重新封沈安为右副使,任他欺压百姓,结党营私,翼州百姓民不聊生,如同生于火海之中。

    雪公子自继尊主之位以来,更是不允许手下人犯一丝错误,一但犯错,必死无疑,且死法千奇百怪,唯一相同的是最后都暴尸街头三日,以儆效尤。

    试问嫁给这样的人,谁又不心惊胆战呢。

    “她换好喜服了吗?”男人穿着红色西服,长发束起一半,另一半如瀑布般散落在腰间,此人生的极为俊朗,眉宇间皆如鬼斧神工的仙人所造,他并没有因为穿着正红喜服而显得妖艳,而是一如寄往的素雅清冷。

    门口婢女吞吞吐吐:“回尊主,锦婳小姐已经换好了。”

    男子:“是夫人。”

    婢女浑身一阵颤栗:“是奴婢口误,奴婢该死,是夫人,是夫人。”

    云澈扔了个红包给婢女

    婢女先是一愣,连忙谢过:“谢尊主。”

    等云澈进了房间,婢女提着的心终于落下。

    推开房门,屋内印眼处皆是红色,红色的蜡烛,红绸缎拉成的布帘,一切皆是红色,与他所想的一样。

    梳妆台前几个侍女为一女子梳妆鬓发,女子手指如草芽般柔嫩,肌肤如凝冻的香脂,眉毛弯弯似蚕儿触角细长,美丽动人的双眼自云澈进来再未移开。

    云澈的双眼落在白锦婳身上,白锦婳有些生硬的微笑,让气氛显得不那么尴尬。

    这一笑,让身旁梳妆的喜婆不禁感叹,这世间怎会有如此倾国倾城的姑娘,这倾国之容配上这身鲜红色琳琅绸缎裙,犹如仙子一般。

    云澈:“都下去吧。”

    “是。”

    下人出去了,云澈没再说话,也没有动,白锦婳不知从何时起,与这人共处时总觉得这样尴尬,率先开口:“拜堂前见新娘,可是很不吉利的。”

    云澈:“不过是走个过场而已,我会在乎这些吗。”

    白锦婳垂下眼帘,隐去眼底失望,挑选梳妆台上的簪子:“也对,你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从来都不怕报应。”

    云澈仿佛未听到白锦婳的嘲讽,走到梳妆台前,拿起一直桃花状的白玉簪细细打量。

    白锦婳藏在衣袖的手稍有颤抖,抬起头看向云澈,却未从他眼中看出任何不对劲。

    隐约间,云澈好像笑了一下:“戴着个。”

    白锦婳语气有些吞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