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挖墙脚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多人干涉,拜托我收自己为徒,怎么可能再拜到其他门下。

    为什么你们一个个都要挖我墙角,绝溺欲哭无泪。

    正好莫伤刚刚突破一个阶段来找绝溺了。

    绝溺趁机将此事一盖而过。

    有空时绝溺也会找小华聊天。

    最后一日夜晚。

    绝溺也无心睡觉,虽然最后定了三间房间,晚上绝溺也不睡觉。

    绝溺已是上神,所以睡不睡都无所谓。

    绝溺趴在窗台上,望着外面黑压压的房楼,今夜竟是连月色都无,无星闪烁,树木也光秃秃。

    一丝冷风吹进房间,吹散绝溺额旁几缕青丝。

    小华仍是玉佩形态,只为了掩人耳目。

    看了好一会景色,小华才问道:“大人似乎有些闷闷不乐,这是为何?”

    不乐,这倒是有,只是她也不知这不乐是从何而来。

    她又想起南宫潮跃了,心口有些难受。

    “我好像感觉喜欢南宫潮跃不是我的本意,似乎是有什么牵引。”绝溺也弄不清这种感受,就是不舒服,而且之前有个梦是关于这个的,明明已经知道真相,最后一醒全忘了。

    绝溺只能叹气,这也没办法啊,自己本来就记不住梦中东西,经常就是睡醒就忘,除非某些刻意的事,可惜都与自己想要结果沾不上边。

    “大人认为什么叫做喜欢?”

    喜欢,她未曾谈过恋爱,怎么知道什么叫做喜欢,只是描葫芦画瓢,找找那种意思罢了。

    哪怕是南宫潮跃,她也开始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真心,其实绝溺早就明白一旦有了间隙或者疑惑这一切感情都是不完整的,可是她不得不喜欢南宫潮跃,一种直觉告诉她,她必须喜欢他。

    绝溺脑子一团糟,甩甩头,反正这一切迟早要水落石出,现在关心又有什么用?

    这么想心倒是平复不少。

    “依小华认为,什么叫做喜欢呢?”绝溺实在想不通,反口问小华。

    小华是个智能手机,怎么可能懂人类感情,不过以后不一定,起码现在还不懂,只得上网搜寻。

    “大人,我能搜寻到一些关于喜欢和爱,大人可以借鉴借鉴。”

    “真正的爱,不是永远不吵架,不生气,不耍脾气,不胡闹,而是吵过,闹过,哭过,骂过,最后心疼的是彼此,还是对方。”

    绝溺想了一下,自己从未与南宫潮跃吵,闹,生气,心疼也未有过,难道问题出在这,可是不应该啊。

    这算哪门子喜欢。

    绝溺摇摇头,这个不行,“下一条。”

    “赤霞游荡,街灯拉长一个影长,他从来不是一个人,千千万万都是海上一座孤岛,盼着有另一个人,可以不期而遇的温柔相视,可以相爱。”

    还是不对,绝溺摇摇头。

    “鲜我觏尔,我心写兮。”

    “我在千寻之下等你,水来,我在水中等你,火来,我在灰烬中等你。”

    “我年少偶然识得人间绝色,见水不是水是水光潋滟,见山不是山是山色空蒙,见你不是你,是西子,是那要共渡的爱人。”

    这些一一与自己不合,自古诗人多情,难道是自己没有学会其中精髓?

    唉,有些怪怪的,“明日是不是法阵要开启了?”绝溺不确定。

    “是的。”小华回答。

    “哦。”居然忘了,没关系,反正她又不着急。。

    与小华唠嗑了一大会绝溺才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并不是睡觉。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