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九十七章:一朝入宫纵情寂(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阴湿的牢中,处处散发着腐败的气息,闻之却是极为令人作呕。

    在此处待了整整一日的夏慕灵,一生中倒是有幸进去此处,亦还是托了叶漪兰的福气。

    若非是她步步如此做法,或许亦不会关在此处。

    凌乱的发丝,苍凉的面色却令人如此的疼惜。

    可就算是她变成何样,根本便是毫无任何人可疼惜着,就算有人疼惜,相见之人都未曾前来。

    唯一前来,还只有是一直伺候在身旁的奴婢罢了。

    见她前来送饭着,这倒是觉得便是送入断头台的最后一顿留在世间的饱饭了。

    “宸昭仪如何了?”

    心中一直放不下的便只有是叶漪兰昨晚那番做法,只是不知她肚中的孩子可有……

    宁馨听娘娘这番所问,则是不禁地毅然而然地开口道;“娘娘,宸昭仪的孩子并未保住。”

    “怎么会呢,昨晚根本就……”

    她的孩子竟然保不住?

    可昨晚根本便是她故意为之的,又怎会是如此。

    心中甚是些许慌乱的宁馨,则是不禁看向四周将其眺望着,故作轻声相告之;“娘娘,此事在后宫之中倒是都传遍了,而太皇太后已经发怒说要严惩与你。而那位槿淑仪的尸体也找到了,听说是一尸两命。说是失足,却又传是娘娘您下手的。”

    “什么尸体?那女人何来的尸体?”

    夏慕灵根本便是不信,那具尸体便是兰珊那女人的。她如此的想要活命,又怎会是一尸两命。

    这一定是有人陷害于自己,除了叶漪兰便是无人想要如此这般做。

    她恨自己亲手杀了彩凤,她恨才会将其杀之而后快,将所有的罪全都给之,只因这样,她在这后宫之中便可高枕无忧的对付着长孙莞霁。

    “奴婢虽说是买通了狱史,亦不能久留,奴婢先行告退了。”

    夏慕灵见她如此着急的走之,看着所留下的那些饭菜,倒是关在此处,就连皇上还未下旨处置自己。还真不知此时此刻,自己的命究竟是他们二人何人做主。

    怕是,此事已经皆然是叶漪兰做主着。不然,若是按照皇上的性子,定然会下旨,而非一直在这宛若地狱这般冰冷,毫无任何的消息。

    渐然后退的步伐,身子却是靠着墙上,缓缓地滑落却是如此的颓然蜷缩着身子。

    慌张的疾步而走的宁馨,却见宸昭仪站在此处,身子不禁看向着身后那牢中姝妃的身影后,便是开口道之:“奴婢将娘娘所说的话,全部的告知于姝妃。”

    “今日,你便回夏府,永远都不要回到皇宫中来。”

    “多谢宸昭仪。”

    “娘娘,此事可真的打算好了?”

    打算?

    这一切的打算,还是得看夏慕灵的命数,根本便是与自己毫无丝毫的关系在其中。

    紫菱见娘娘则是笑而不语地模样,想必此事在娘娘的心中倒是有了主意,便是无再多言词所问之。

    夏慕灵听到这牢门所开的声音,却见一人用斗篷遮掩着自己,如此想要掩饰身份的人,倒是不知是何人还会前来看着自己。

    “你是何人?”

    听着此番话,却是尤为的可笑之意。

    将斗篷放下的那一刻,轻缓地声音则是徐徐道来:“怎么,妹妹如今却是如此害怕我不成?”

    “叶漪兰,你怎么会出现在此处,你不是该……”

    见到叶漪兰出现在此处时,那时却是尤为的不敢相信这一切。

    可看着她的样子,倒是不似刚失去孩子的身子,倒是尤为任何娇病的模样。

    “那个孩子,根本便是子虚乌有。”

    叶漪兰知晓她想说的是什么,而对于此事根本便是没有任何要隐瞒之事。这件事,原本便是虚假的事,当不得真。

    “子虚乌有?”

    双手扶着那冰冷的墙面,眼中倒是充斥着绝望,无尽的笑意却是在讥讽着自己。心心念念想要除去她腹中的孩子,到头来反被她陷害。这孩子,还是一个子虚乌有的存在。

    反之被她所利用了一番,则是让自己永久不得翻身。

    可笑至极的眸光所向着她,则是一番搏之道来:“不可能,皇上如此宠爱与你,怎么没有临幸与你?你如此欺瞒皇上,假借怀孕一事来诬陷我,你就不怕皇上知晓吗?”

    “我是假借怀孕,可此事皇上亦是知晓。这个‘孩子’本身便是皇上用来对付他人的,又怎会是诬陷呢。”

    当初若是无意间去诊脉才得知根本便没有身孕,回宫之中便与他争执了一番,才得知他此番做根本便是故意为之。

    只因,他想借此事除去重要之人。如今才得知,他最先想要除之的便只有是夏慕灵。而她对彩凤做出此等事,反而一切都可顺水推舟。借着她之手,这假孕便可再无在人前面前装作罢了。如今一切便可解脱,唯一解脱不了便是曾经假借拥有。

    而这其中有无真正临幸,这原本便是与慕容灏宸之间的秘密,又怎会轻易的与他人随意的一道。

    踉跄的步伐则是渐渐走上前去,认识的皇上倒是毫无这等狠心与谋算。

    半信半疑地开口问之:“皇上他,当真如此说?”

    “你以为皇上何事都不知吗?”既然自己说什么都如此不信,自然无需在多费些口舌与之解释着。倒是在她临走之前,还需要告知她一件事才可。此事,亦是最近几日才得知。若非事关于夏慕灵,怕是慕容灏宸定然不会相告。依他那性子,又怎会轻而易举的便可套出一句半字前来。

    “皇上知晓长孙莞霁与他人暗中勾结,不说只因不在乎。对于幕后之人,皇上早就怀疑你了。原本皇上没有任何的证据,这才出了兰珊那档子事后,宁馨入宫早已被皇上所收买,你以为所有举动都会逃过皇上的眼睛吗?”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