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8 样本失窃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顾行没有理会李非鱼的揶揄,他的关注点全在另外一方面上——为什么收取赎金也会成为袭击计划中不可或缺的一环?

    他咳嗽几声,磕了磕烟盒,把里面最后一根烟夹在指间,皱着眉头站起身来。但还没走到阳台,李非鱼就叹了口气,含含糊糊地抱怨:“老烟枪……又没人嫌弃你,就别出去吹风了,还低烧呢。”

    顾行便站在原地踟蹰了两三秒钟,最终还是把那根还没点燃的烟又搁了回去,转身给自己倒了杯冷水,揉着眉心说道:“如果他不去取赎金,计划就会失败的话,为什么?”

    这真是个好问题。

    乍一看起来答案十分明显,如果没有人去龙江大学图书馆取赎金,那么警方就会自然而然地开始怀疑他们制造这起绑架案的用意,进而很可能推测出他们的真实意图,加以阻挠。但如果仔细想一想,就会发现这个推论有问题——就算警方开始怀疑绑匪的真实动机,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毕竟,即便不是为了求财,还有可能是以仇恨为动机,本来王鹏章与警方之间就结过极深的梁子,甚至可以说是不死不休,而李非鱼恰好是这场仇怨中处于关键位置的人之一,这样故意拿受害人吊着警方与家属来取乐的案子,过去并不是没有发生过。

    这就让人无法不去设想,如果一直没有人去取赎金的话,警方会如何行动,如果从动机上不能证明什么,那么在当时的情况下,或许警方最为简单而直接的行动才是王鹏章要极力避免的。

    顾行看向陆离:“如果绑匪逾时没有出现,你会怎么做?”

    当时现场的指挥者是陆离,因此这个问题由他来回答才最有意义。

    陆离思考了一会,斟酌道:“如果王鹏章……或者任何可疑人物都没有出现的话,我会认为是我们的布置被发现了,应该会让人立刻封锁各个校门和出入口,开始排查!”

    他说完,像是为了向李非鱼解释,又补充道:“如果绑匪已经发现了警方布置,就证明他们就在附近。这种时候不管我们怎么做,你面临的风险都差不多,但对于我们而言,却可能是揪出绑匪的最好机会。”

    李非鱼笑了下表示理解,又把同样的问题拿去问了余成言和庄恬。

    两人的回答都差不多,或许是受了陆离答案的影响,但更可能是出于特侦组一贯公私分明的风格。

    李非鱼沉默片刻,扶着脑袋从沙发上坐起来,把薄毛毯围得严实了些:“所以,我们可以假定王鹏章要防止的是封校排查……”

    她与顾行对视一眼,几乎是异口同声道:“他的同伙就在校内!”

    假若王鹏章真的是宁可暴露自己,甚至宁可舍弃掉性命也要阻止封校排查的话,那么只有一个解释,他那几个神秘的同伙当时就在校内,而且恐怕正在进行一些至关重要的行动,绝不能被发现!

    而现在的问题就在于,那些行动到底会是什么!

    李非鱼问道:“我被绑架这一天多的时间里,都发生过什么事,能和我仔细说说么?我有种感觉,选择我作为人质肯定有特别的用意,不然一个多月前王鹏章也不会格外‘开恩’留我一命!”

    她没说的是,不仅仅在选择人质这一件事上,甚至整个绑架案从根子就说不通——如果真的想要神不知鬼不觉地在学校内做点什么,为什么还要特意先闹出点动静来,把警方吸引过来呢?这中间肯定还有什么他们所没有意识到的关键!

    这两天中,只有余成言一分钟都没落下地守在李家,全程参与了警方与王鹏章之间的每一次交流和博弈,自然由他来讲述整个过程最为详尽可靠。

    但他还没开始讲,庄恬忽然在旁边举起手,小声问了句:“哎,可是……这些都是推测,如果根本就没有这么复杂呢?”

    余成言冷冷反问:“你觉得呢?”

    如果王鹏章的死只是一个意外,根本就没有额外的计划和“龙江大学内不得不说的二三事”,那么,那几个神秘的同伙就不过是些还没来得及干坏事就被牵累了的倒霉鬼,姓名照片在通缉令上挂些日子,然后就会顺理成章地被逮捕归案,一切在悄无声息中归于平静。

    这样一来,他们接下来所做的事情就毫无必要。但同样的,虽然毫无必要,却也毫无妨碍。

    庄恬思索了一会,明白过来了:“防患于未然,是吧?”

    余成言哼了声,终于开了口,从最初得到“报假案”的通知,到入驻李家,再经过一次次的试探交涉,最后一边确定了交付赎金的时间地点,一边又顺藤摸瓜找到废弃的礼拜堂……

    再往后的事情,李非鱼自己就知道了。

    一切听起来都挺正常,每一个人的反应都合乎逻辑,更符合情理。如果非说有哪里不对,可能就只有王鹏章在某些时候表现出的态度,似乎过于急切了,像是无论如何也要促成这一次交接赎金的行动。

    李非鱼默不作声地听完了整个过程,先没急着表态,她抿了抿发干的嘴唇,把顾行拉到自己身边坐下,右臂自后方环住他的半边肩背,在他肩头抵住下颌,姿势正像是在礼拜堂中那样,只是调换了个位置。

    顾行垂眸看着她在他胸口慢慢收紧的手指,虽然她一个多余的字也没说,他却清楚地感觉到了她心中的歉疚。

    余成言介绍完了情况,正等着对方提出点建设性意见,却没想到猝不及防地被赛了一口狗粮,顿时糟心得想去撞墙。

    李非鱼却恍若未觉。她半跪在沙发上更加用力地抱住顾行,脸颊紧贴在他颈侧,轻声说:“谢谢你。”

    ——感谢你带病为我奔波,也更感谢你默默忍受着焦灼与惶恐,却仍然坚持了那个很可能会让你自己抱憾终生的选择,...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