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0 疑犯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出国了?

    一个星期之前正是圣诞节前后,绑架案还没有发生,如果早在那个时候三人就出国了,那么王鹏章的同伙是什么人,又如何能在几个小时之前潜入龙江大学偷盗危险样品?

    顾行拿着手机走远了一点:“细节!”

    庄恬“哦”了声,快速说道:“那三个手机号的主人在12月22日从龙江机场坐飞机出境,目的地是欧洲一个落地签的小国,通过出入境管理系统能够查到,他们到现在还没有回国,预定返回时间是明天一早。我就又让人查了下那三人的人际关系,却发现——”

    她诡秘地停顿了一下:“顾队,你猜我发现什么了?”

    顾行没搭话。

    庄恬本也不是想要吊人胃口,反倒更像是在表示惊讶,马上就又接着说道:“那三个人生活上根本就没有交集,都是从外地来龙江的务工人员,籍贯、家庭环境、年纪都不一样,除了都是男的以外,完全查不出来有什么明显的共同点,相互更不认识!如果真是这样,他们根本不可能勾结到一起还密谋犯罪!”

    这说辞莫名地让顾行觉得有点耳熟,他不由得想起了“七宗罪”一案中那些看似毫无关联的受害人。

    庄恬还在继续说:“我仔细看过了那三个人的履历,都是单身,风评不错,没有犯罪前科,可能是因为经济不宽裕,所以每天除了上班也没什么娱乐活动,基本上就是家和单位两点一线……”

    她说到一半,顾行突然问道:“他们有过什么共同经历?”

    看似毫无交集,却不代表着在日常生活中没有经历过任何相同的事情,比如在不同的时间都得罪过某个人,又或者是去过某个地方。

    庄恬愣了愣:“我问问他们的工友,你稍等!”

    顾行走回监控室的时候,余成言正好也找到了那三名窃贼从实验室走出来的画面。与进入时一样,每个人都低着头,从高处的监控镜头中仍然辨认不出脸孔。但从特定角度看来,最后那个人背上的大号背包似乎比进去时鼓了不少,里面应该就是失窃的衣原体样本。

    钱主任的脸“唰”一下白了下来。

    陆离敏锐地发现了他表情的异常,他看了眼背对着众人、正在注视监控屏幕的顾行,然后问道:“钱主任,我想请问一下,这批样本究竟有什么特别之处,它的危险程度究竟有多高?”

    “这……”

    钱主任明显地僵住了,从额头流下来的冷汗都像是卡在了半途,好一会没往下流。

    顾行也回过头来,再次望向这位自称是从事行政职务的系主任。

    钱主任被那两道如有实质的沉重目光盯得倍感压力,他不自在地缩了缩身子,终于一咬牙,说道:“不知道你们记不记得那条新闻,去年非洲爆发过一次小范围的传染疫情,因为控制得当,没有传播开来,但致死率却特别高!”

    顾行一挑眉:“致病源就是这个?”

    钱主任重重点头:“后来确定了是鹦鹉热衣原体感染引起的肺炎,但又和过去不太一样,这一次致病性更强,发病更快,而且……”

    他的声音有点发紧:“对现有的抗生素具有很强的耐药性。”

    在抗生素应用之前,鹦鹉热衣原体感染的患者病死率在20%到40%之间,这也就是说,如果如今还没有合适有效的新式疗法能够及时应用到临床,那么这批耐药衣原体样本一旦在人群中感染开来,很可能就会复制多年前的惨状。

    钱主任说完,便忐忑地觑向几人的反应。

    但这时,电话铃声恰好再度响起。

    顾行从钱主任脸上收回目光,后者总算松出一口气来,听他问:“查到什么了?”

    庄恬道:“刚问了那三个人的工友和邻居,有一件特别的事情,他们都参加过一个手机SIM卡抽奖活动!因为这事太不靠谱了,所以他们身边的人记得很清楚!”

    这次顾行没有到走廊里接电话,屋子里的人都听见了庄恬的声音,不由面面相觑——手机SIM卡抽奖是什么鬼东西?

    顾行颔首道:“应该就是这个。你再让技术去查焦平川这个人,龙江大学生科院,微生物学系,嗯,人际关系和最近的行动,越详细越好!”

    刚一结束通话,余成言就冷冷道:“李非鱼说,SIM卡抽奖这玩意闻所未闻,听起来就像是骗局,而且风险极高,很容易泄露隐私,能够相信并且参与这种活动的,应当多是头脑不聪明并且贪图小利的人。”他点了点和李非鱼的聊天对话窗口,继续读出刚发送过来的最后一句:“抽奖活动的设计者并不愚蠢,他是在用这种方法筛选出最合适的利用对象!”

    顾行注视着那几行字,似乎能透过一个个字符瞧见对方此时的散漫却又狡黠的表情,他思忖片刻:“嫌犯要利用那三个人,为什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