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2 夜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瘆得慌?”

    李非鱼慢慢坐回了椅子上,手机在掌心里打了个转,她抬头看向身边表情越来越慎重的医护两人,最后问道:“如果吴书理想要报复什么人,或者什么地方,刘医生,你觉得最可能的目标会是哪里?”

    刘晓平明显地迟疑了一会:“不会吧?据我所知,他虽然脾气不好,但是并没真和谁结仇啊!”

    李非鱼敛下眼帘,淡淡道:“未必是结仇,更可能是有谁得罪了他,又或者是他觉得有谁得罪了他。”

    刘晓平:“这……”

    李非鱼很清楚让他去揣摩一个被连番打击到心性偏执的病人实在有些强人所难,但这个时候,她也没有别的办法,她自己对于吴书理的了解太过粗浅,无从推断究竟是什么让他决定犯罪,而商场的柳经理也在吴书理患病后就和他分手,全然不知这十年里他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冥思苦想了好半天,刘晓平试探着说:“我记得老五这个人,抱怨得最多的好像就是他老婆,不,是他前妻,还有孩子,总说那孩子跟他妈一样吃里爬外没良心……还有就是工作单位,早该给他升职,如果他工资高一点,就不用因为看病把日子过得人不人鬼不鬼……”

    李非鱼忽然打断:“医院呢?”

    刘晓平:“你什么意思?”

    李非鱼把问题又重复了一遍,问道:“他把自己遇到的困难都归结成别人导致的,既然如此,他就没有因为病情加重而怨恨过你和医院么?”

    刘晓平一下子没了动静。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再次开口,声音有些发干:“不会吧?我们给他看病都尽力了,还减免了一些医疗费用……他不会这么恩将仇报吧?!”

    李非鱼在心底冷笑一声,这种事情可说不准。

    她想了想,嘱咐道:“这样吧,明天你先请半天假,早上别急着来上班。另外还有没有别的医生和吴书理打交道比较多的?也得让他们小心一点!”

    这是相对谨慎的做法,可李非鱼嘱咐完了,却又觉得如果真是如此,未免也太过简单了。

    她全身的伤势都疼得厉害,不适感总在不合时宜的时候搅乱她的思绪,让人没有办法集中精神。李非鱼叹了口气,给余成言发了条信息,然后把手机还给护士张娟:“张姐,麻烦你个事!”

    她指了指走廊深处病房的方向:“我有点撑不住了,得回去睡一会,麻烦你每半小时给我刚拨打过的那个号码打个电话,什么时候接通了,就立刻去叫我一声!”

    张娟有些犹豫,从职业道德来说,她很不赞成这么个半死不活的病人大晚上还劳心费力,但李非鱼方才的那些言语和表现却又给这个看似风平浪静的夜晚笼罩上了一层阴云,让她也莫名地心慌起来。她迟疑了片刻,觑了眼王文秀的表情,终于点点头:“好,那你先回去歇着吧。”

    李非鱼微微一笑,朝两人挥了挥手。

    护士站墙上的时钟指针正好走到九点三十分整,距离他们推测的最后期限还有八个半小时,时间虽然紧迫,但还够让人短暂地休息一下。然而不知为什么,李非鱼躺在床上却总觉得有点不踏实,像是遗漏了某个很重要的细节一般。

    她在半梦半醒之间不安地翻了个身,不小心碰到了手腕的伤处,疼得一哆嗦,一下子清醒过来,下意识地看了眼时间,发现还差五分钟就是午夜十二点了。

    虽然睡得不太好,但两个多小时的休息还是让李非鱼的精神恢复了不少,她长长舒了口气便打算下床。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声短促的惨叫声划破了寂静!

    李非鱼的心脏猛地悬了起来。

    那叫声转瞬即逝,如果不是她恰好醒着,恐怕根本不会有所察觉。她还没做出进一步的反应,突然在走廊中响起一阵凌乱而沉重的脚步声,像是就紧贴着病房门过去的。

    李非鱼反射性地摒住了呼吸,尽量平稳安静地躺回了被窝里,扯起被子遮住了下半张脸。

    病房门中上部安着一块二十多厘米见方的玻璃,走廊中的灯光透过玻璃幽幽照射进来,而此时,那道光被什么东西、又或是什么人给遮挡住了,李非鱼即便闭着眼睛,也仍然能感觉到有大约几秒钟的工夫,周围像是一下子暗了下来。

    她默默掐住手心,把气息压得平缓而悠长,和其他熟睡的病人没有任何区别。

    而她心中却在霎时间掀起了惊涛骇浪——是医院!他们选择的地方居然真的是医院!

    “可是为什么会是这里?”虽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但李非鱼还是尽快冷静下来,脑中念头快速地转动着,“如果吴书理真要报复医院,也应该会选择那些‘没有治好他’的医生,怎么会跑到这座住院楼来?”

    而且又为什么会是现在?

    时钟指针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