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90.第 90 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此为防盗章, 防盗比例百分之八十,欢迎支持正版!  她抿着唇, 鞭子打在地上噼里啪啦作响, 一顿饭的功夫, 就带着羊群回了村。

    太姥姥太姥爷正在吃午饭, 看到她进屋, 疑惑地放下筷子:“外边太热了吧?自己盛饭吃吧。”

    路清明舔了舔干燥的嘴唇, 四下张望了一下, 然后拨开东屋的门帘。屋子里静悄悄的, 她睡过的那床褥子整整齐齐地叠在那里。

    路清明心里一慌。

    “……云?”她跑到外屋太姥姥身边,张着一双大眼无措地念叨着。

    “小姑回家了,过年再来看你, 啊。”太姥姥摸了摸她的脑袋, 她猛地一缩头, 直愣愣地看着地面。

    长到十岁, 她不知道什么叫牵挂, 别人没给过她的东西, 她自然也学不会怎么去给别人。那个女人走了,却在她心里留下一种陌生的情绪, 胸口酸酸涩涩,难受极了。

    太姥姥叹口气:“这孩子……”

    北方的夏天总是很短暂。暑假一过, 秋风乍起。开学前一天晚上, 路清明在太姥姥家吃了晚饭回来, 便看到后妈在翻她的纸箱, 柱子在旁边探头看。

    “明天穿新衣服上学吧。”桂琴翻出一身衣服,扔到炕上,回头看了路清明一眼。一个暑假的功夫,这孩子又长高了一截。桂琴看了一眼矮墩墩的柱子,忍不住念叨:“光长个子,不长脑子呢……”

    路清明面无表情,像是没听到她说话,坐在炕沿儿上小心翼翼地把衣服叠了起来。

    桂琴白了她一眼,从衣兜里掏出一叠零钱,数了又数,放在柜子上:“学费,给我拿好了,丢了看我不……”她作势要掐路清明的胳膊,路清明缩着手躲开了。

    桂琴也没真想掐她,拉起柱子懒懒地说:“走,柱子,咱回屋。”

    月光顺着窗户缝溜进来。桂琴转头看一眼沉睡的柱子,小心地拉了拉窗帘,遮住了那道明亮的月光。

    桂琴原本想着,新学年就不让傻丫头去上学了,偏偏婆婆还不让,说等文松回来再说。傻丫头就是个傻的,次次考倒数,上学有什么用?这钱倒不如省下来,留着给柱子娶媳妇用呢。

    不过,路文松上次回来也说了,傻丫头念书没用,不如下来帮家里干活儿。桂琴想到这儿,翻了个身,忍不住得意地笑起来。路文松是她老公,自然是听她的。

    西屋里,路清明听着爷爷奶奶的鼾声,头一次睡不着了。太姥姥说她过年回来,可现在离过年还有多长时间呢?

    路清明掰着手指头,算了半天也没算明白。她摸索着把床头的新衣服抱进怀里,低头嗅了嗅。

    是那女人身上的味道。

    路清明又闻了闻自己的衣服,是羊的味道,还有汗水味道。

    她悄悄下床,拿起地上的暖壶,摸了一个盆子,溜到院子里。半盆井水兑上半壶热水,路清明脱了身上的衣服,细细地擦洗起来。

    家里没有那种香皂,路清明怎么洗,都洗不出像那女人的味道。可总算身上没有羊味了。

    天刚刚亮,路清明就睁开了眼。起身抱柴,烧火,热饭。都做好了,两屋子的人还没起床。路清明吃了馒头和咸菜,又往铝饭盒里装了点。她犹豫了一下,还是穿上了新衣服。

    里湾子小学着实是“小”学,一片沙子空地就是操场,旁边两排平房,教室、办公室、宿舍、伙房都有了。

    路清明来得早,三年级只有小班长来了。

    小班长手握“开门大权”,班级钥匙上绑条红绳,挂在脖子上。她抬头一看是路清明进来,就不屑地撇了撇嘴。

    路清明挠着头发,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了。小班长摆弄着自己的新文具盒,不时瞥着路清明。

    “谁给你买的衣服?”小班长硬邦邦地开口道。要知道班里可是没人跟路清明说话的。谁要是跟路清明说话,大家准得笑话谁。路清明一向都是脏兮兮的,今天竟然干净清爽,还穿着新衣服,背着新书包,可真叫人稀奇。

    路清明抬头愣愣地看着她:“小……姑姑。”

    “你哪儿来的姑姑。”小班长嘀咕着。

    “小姑姑。”路清明重复道。

    小班长撇着嘴,回头不理路清明了:“跟傻子说话就是费劲儿……”

    可过了会儿,她又着实想知道傻子的新书包是哪里买的,样式是她从未见过的。回头刚要开口,门口传来一阵笑闹声。她赶紧回头。

    几个女生结伴走进来。

    “妈呀!”瘦小的欣欣瞪圆眼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